驳江卓尔《据说北京市公安局就能合法回滚BTC?》

定投傻小子 2020-02-23 21:54

文章转自微博:定投傻小子


??江卓尔深夜发文(《据说北京市公安局就能合法回滚BTC?》),疾呼BCH是更去中心化的、不可被攻击的、更安全的,其文章可谓是漏洞百出,本不应予以理睬。


但我们已经逐渐步入一场大牛市之中,可以看到新人正在持续入场,江卓尔作为BCH“第一大文豪兼宣传部长”,在文章中持续颠倒黑白,持续通过抹黑BTC来吹捧BCH,可见其言论中潜藏的坏坏的小心思。


考虑到接下来一两年是改变许多人命运的关键节点,为避免一些朋友踩坑和误入歧途,故此作文,对其进行驳倒,以正视听。


1.一个常识:去中心化数字货币在理论上和技术上必然能够被51%攻击


首先,我认为需要重申一个常识——但凡是一种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,在理论上技术上必然能够被51%攻击。


这个逻辑不难理解,去中心化数字货币背后的账本是一条公有区块链,公有区块链通过共识机制(POW/POS/DPOS)引入资源竞争(算力/代币质押/投票)解决“拜占庭将军问题”(李永乐老师对此有详细的课程讲解),从而实现在没有清算中心的情况下实现正常的转账交易。


同时,公有区块链意味着你无需任何人或任何机构的许可,只要你能够获取相应的资源,你就可以随时加入到记账环节的资源竞争。


那么,只要你能够支配超过系统总量一半的资源,你就是可以实现对账本的修改。我们在这几年其实见证过许多次51%攻击,比如BTG和ETC。


BTG被双花BTG被双花

ETC被双花ETC被双花

同时,BTG和ETC存在着两个共同特点:(1)由于硬分叉而诞生;(2)算力总量较小。


请回顾本节小标题,我说去中心化数字货币必然能够被51%攻击时,使用了两个限定词:

(1)在理论上——是被允许的,因为去中心化货币不存在仲裁机关来制止这种行为;

(2)在技术上——是行得通的,因为掌握51%算力的单位在规则下取得了资源竞争的胜利。


那么结论便清晰了,由于BTG和ETC都是由于硬分叉而产生,所以它们分别与BTC和ETH采用着相同的挖矿算法,同时由于它们的算力相较于BTC和ETH太小,使得51%攻击在理论上变成现实、在技术上能够操作,这便是它们容易遭受51%攻击原因。


对于ETC遭遇的51%攻击,莱特币创始人李启威曾发表看法,这与潘志彪的“能够被51%攻击是比特币的特征而不是BUG”的观点不谋而合:

李启威认为被51%攻击是去中心化货币的特质李启威认为被51%攻击是去中心化货币的特质


可见,李启威作为著名altcoin创始人,对于比特币的设计和架构,理解是非常深刻的。相较而言,江卓尔的理解就不怎么样,他甚至认为BCH在10个确认以后无法被51%攻击,意味着BCH更安全,这实在是莫名其妙。

江卓尔莫名其妙的逻辑江卓尔莫名其妙的逻辑


按照常识来反推,BCH无法被51%攻击,只能证明BCH是不去中心化的,因为它通过加入代码来锁死已打包区块,本身就等于是加入了一个中心化的仲裁机构。


而一个不中心化的数字货币,是不是比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更加安全?到这里还得不出结论,因此,要更深入地驳倒江卓尔的逻辑,就不能再仅仅从理论上和技术上去论证了,要进一步分析数字货币的政治学、经济学和社会学问题。


2.一个思考:对于一种数字货币来说,安全性指什么?


对于一种数字货币来说,安全性指什么?


我直接上我的结论,然后再论证。


(1)当前的数字货币都是无主权货币,必然遭到主权国家的打击,因为,数字货币安全性的第一要义是:活下去?;痪浠八?,数字货币的网络和系统,要能够抵御暴力机器的攻击和绞杀。


(2)任何一种货币系统,都要保障货币持有者的权益,能够使得他们在正确的持有方式下不丢币。


(3)货币代表着财富,数字货币也应该现实对财富的保障,不可以一文不值、一无所用。


比特币为了实现安全性的第(1)点,采用了去中心化记账的手段,使得比特币的账本和记账单位遍布全球,无论如何暴力机器也无法捣毁它。


也正是因为去中心化的记账方式,比特币无法在理论上和技术上加入一个中心化的仲裁机构来避免51%攻击。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所有真正去中心化的货币在早期算力总量较小时,总是面临着一个生存难题,以至于陷入死亡螺旋,从此归零。


死亡螺旋是指:在币价和算力都较低的时期,一旦出现币价下跌,必然影响单位算力收益,使得大量算力撤离;大量算力撤离又将影响货币系统的安全性,极易受到51%攻击;安全性无法得到保障则无法留存用户,带来流动性的下降。倘若触及危险的拐点,货币很容易出现币价、算力、用户量、流动性齐跌的情况,进入归零的死亡螺旋。


比特币为什么能够避免死亡螺旋,成长为一颗茁壮的算力大树的呢?因为比特币开拓了前所未有的几种应用场景:


(1)无视任何限制的交易自由;

(2)技术上实现个人对私有财产100%的掌握;

(3)规避通货膨胀风险的、无法增发的恒量货币。


反映在现象上便是:比特币无论怎样暴跌,都会有人愿意购买、愿意持有、愿意使用,进而触发币价的反弹与重新上涨,带来无穷无尽的流动性和生命力。最终,比特币成长到了今天这副模样。


至于安全性的第(2)点,无需多说了,只要你正确地掌握私钥,你的币永远都是你的币,丢不了的,就算是玉皇大帝、如来佛祖、齐天大圣也拿你没办法。


安全性的第(3)点,倒是因人而异的。如果你是一颗韭菜,高价买入比特币,一套好几年,割肉离场,那么比特币对你而言,并没有实现对你财富的保障。但你如果坚持定投,并因此而获得更多的法币收益,那么比特币不仅使你的财富实现保值,同时还实现了升值。不管你怎样看待这件事情,你都应该明白,这不是比特币的问题,而是法币的问题。我们习惯于用法币作为参考系来恒量财富,但其实1枚比特币永远是在2100万总量下的1枚比特币,永远不增,永远不减……(扯远了)


到这里,江卓尔的逻辑基本上就被驳倒了:


(1)BCH与比特币使用相同的挖矿算法,但却并未开辟新的应用场景,伴随着比特币算力在未来的继续扩张,BCH将很容易陷入死亡螺旋,因此,相较于BTC来说,BCH是更加不安全的。


(2)BCH无法被51%攻击,只能证明BCH是不去中心化的,因为它通过加入代码来锁死已打包区块,本身就等于是加入了一个中心化的仲裁机构。而这个中心化的仲裁机构,将使得它抵抗暴力机器的能力变弱,因此,相较于BTC来说,BCH是更加不安全的。


(3)BCH频频增添“作弊”代码、修改规则,将不可避免地丧失公信力,因此,相较于BTC来说,BCH是更加不安全的。


最近,BCH因为收取“挖矿税”的事情,已经吵得不可开交了……


3.一个荒谬假设:北京市公安局会要求合法回滚BTC吗?


有一段时间,社区有过关于比特币怕不怕量子计算机攻击的讨论。我们作个假设:有这么一种携带大量算力的神器,突然从天而降,要参与到比特币的挖矿,它的算力太大了,简直是无穷大的,它想要双花比特币,可不可以呢?当然可以,我们前面说了,对于比特币而言,这在理论上和技术上都是被允许的。


倘若这个神器说,我想把比特币的区块全部重新写一遍,没问题,只要你的算力无穷大大大大大,你重写便是了。


但是,问题来了,正如我们前面说的,能否双花问题,不能仅仅从理论和技术上论证,而要更深入地从政治学、经济学和社会学来分析。


我见过一个关于51%攻击的哲学论述:我们都知道,比特币遵循的是最长链原则。所谓的51%攻击,无非就是利用整个系统中最强大的算力集合,来对区块进行重写并覆盖。而一旦这种攻击能够实现,就代表着你是最强大的算力集合、是最长链的写作者,因为比特币遵循最长链原则,实际上你就代表着比特币。同时,由于区块的环环相扣,你要实现对某个区块的重写,就要实现对后续N个区块的重写,你就不得不再造一个更强大的自己,进行循环往复的操作。同时,由于你已经代表比特币,实际上你就是在攻击你自己。


来自:知乎@古土雷柏来自:知乎@古土雷柏

当你代表了比特币以后,这种攻击,难道不就丧失了意义吗?因为,倘若你攻击你自己,你花费的是大量的成本,获得的却是使用者对你的抛弃。这便是博弈论——矿池完全可以随时联合起来对比特币发起51%攻击,他们为什么不这样做?同理,美国完全可以宣布向任何一个无核国家投掷原子弹,他们为什么不这样做?——我是真的给不出理由,因为这种做法成本和收益太不成比例了。


再同理,量子计算机攻击比特币也是很没道理的。再再同理,“北京市公安局要求合法回滚BTC”也是很没道理的,这个预设根本没法成立。


试想一下,按照江卓尔的说法,北京市公安局要求矿池回滚BTC交易,目的是找回ZF部门丢失的BTC。倘若一个ZF部门持有比特币,那么它就是认可比特币的价值的(比如FBI),那么,它想找回的,就不仅仅是比特币那串UTXO本身,它想找回的,是它持有的那串UTXO所代表的价值。


可是,比特币矿工和比特币持有者不是傻子啊……他们看到这个情况,立刻能够做出判断:ZF能够操纵通过这个矿池操纵比特币了。


因此,矿工必然会选择关机、切到别的矿池。


金马的观点金马的观点

因此,必然会引发持币者对比特币的不信任,开始抛售比特币。


如果矿池按照公安局要求回滚了交易,公安局是找回了自己那串可爱的UTXO,可是比特币却变得一文不值了,那么,公安局这一波操作的意义又在哪里呢?


如果我是北京市公安局,我会选择默默承受这笔损失,因为这笔损失是我自己的错误造成的。我如果为了找回这笔钱采用了作恶的办法,就会使得比特币失去了价值,那么我不仅失去了原先丢失的这笔钱,我手里其他的比特币也失去了价值,我其他的同僚部门(比如银行、比如财政)手中如果也有比特币,也就一起赔了钱。得不偿失!


我前两天针对丢币发表过一个看法:

我的拙见我的拙见


可见,不仅仅是普通人要对自己的错误负责,国家也不例外、ZF部门也不例外,可不能给自己擦屁股喽,还是做好冷存储工作吧!


4.一个质疑:BCH真的不可以被分叉吗?


潘志彪说,BCH重组10个高度以上块会引发另一种分叉。但是江卓尔说,潘志彪说错了。究竟孰对孰错?


硬分叉是指不兼容旧版本协议的协议层更新,原理是通过将一条链分叉为两条链,再通过算力逐渐归集到新协议的链条,抛弃旧协议链条,实现更新的完成。


硬分叉大致上可以分两种:一种是达成共识的硬分叉,这种分叉在完成后不会产生分叉币,因为旧协议链条死掉了,所有算力都跟随到了新协议链条;另一种是未达成共识的硬分叉,这种分叉会产生分叉币,一条链从此一分为二,各行其道。


参考ETH硬分叉为ETH和ETC、BTC硬分叉为BTC和BCH、BCH硬分叉为BCH和BSV,但凡是未达成共识的硬分叉,无一例外都产生了分叉币。


为了一个人或一个单位,对区块进行回滚,无论是在BTC还是在BCH上,都是不可能达成全面共识的,那么必然将原有的链条一分为二。对此,法海有详细阐述,我不再多说了:

fhrp的观点fhrp的观点


所以,结论是潘志彪是对的,而江卓尔是在诡辩。


我注意到江卓尔在文中提出一个观点:

江卓尔的诡异逻辑江卓尔的诡异逻辑


我觉得BCH搞定矿池和开发者就可以回滚交易,不仅不能证明BCH是去中心化的,反而是在自证BCH是不去中心化的。在比特币网络中,可没有矿池能够全权代理矿工意志、开发者可以全权代理用户意志这么一说。


不过,矿池的现状确实应该引起一种反思:当前,矿池的权力是不是过大了?


矿池是矿工的挖矿代理人,这一点没错,矿池在矿工的授权下使用矿工的算力挖矿,除此以外的其他操作(包括回滚交易等作恶行为),是没有、也不可能获得矿工授权的。


因此,潘志彪等人一致致力于的矿池改革,努力将矿池溢出的权力交还给矿工,是多么弥足珍贵。????


责任编辑:小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