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×

結婚新人

我要找婚車接親

車主注冊

我要發布車輛跑婚車賺錢
×

昂热头像:“鐵路夫妻”結婚21年 在家一起過年不超過6次

昂热vs圣埃蒂安 www.cppmkw.com.cn 更新時間: 2019-01-29 14:40:10 來源:網絡整理

“列車很快進站,請做好接車準備!”“收到!”1月27日9時,正值2019年春運的第7天,深圳火車站客運值班員白子江已經在站臺連軸工作近12個小時。已經完成幾十趟到發深圳站的列車。這是白子江的工作日常。

白子江為人和善豁達,同事都親切地稱呼他為“老白”。老白不僅出生成長于鐵路之家,自己也組建了一個幸福的“鐵路之家”,媳婦常年跑京九直通車,兒子將于今年畢業,即將成為一名“鐵小二”,現在廣州東站支援春運。

“把乘客當親人對待”

老白成長于鐵路世家,父母均是從事鐵路相關工作。2003年,因抗擊非典,老白從廣州調至深圳火車站進行支援,一呆就是17年。老白家住廣州白云區,每次上班要先乘坐汽車到廣州站,再乘坐廣深城際抵達深圳站,工作結束后便再用同樣的方式返回廣州。

當問起老白這樣“折騰”累不累?老白毫不猶豫地回答“累”,緊接著又矢口否認說“不累”?!拔腋副慘彩譴郵綠飯ぷ?,兢兢業業,他們以前的工作條件比我們艱苦太多了,生活條件差、火車慢、也沒有空調,動輒就是十多天回不來?!北繞鷥副裁羌榪嚳芏返乃暝?,老白覺得現在的“鐵路人”幸福多了?!疤匪俁雀熗?,列車環境改善了?!?/p>

老白是深圳火車站的客運值班員,做起事來風風火火,麻利果敢也不失細心。春運期間,他主要負責站臺旅客的乘降組織工作,簡單講就是接送旅客安全上下車?!鞍研『⒆憂:?,看好老人,不要往邊上走?!泵康庇欣先?、小孩上下車時,老白的提醒聲音就會及時透過“大聲公”傳出來。老白說,每逢春運,出行的老人小孩也越來越多,要重點保障這些旅客的乘車安全。好在老白早已練就“眼觀六路、耳聽八方”本事,他會不停地重復提醒每一個上下車乘客。

“忙的時候連個廁所都沒時間上,有時候旅客也有自己的想法不聽勸阻?!本馱誶耙惶?,有乘客因執意要上站臺送客被同事勸阻,遭乘客打罵?!安凰承牡氖焙蚩隙ㄊ怯械?,最重要的是怎么減壓?!崩習滋寡?,以前也經歷過類似的事情,但還是要心平氣和處理,“就是把乘客當親人對待?!?/p>

“干一行、愛一行”

老白從事客運工作,經常三班倒,春運期間更是要兩班倒的加班。以往日常完成工作后,老白回家會泡上一壺茶,打開電視機休息一會兒。但現在老白最想要的是能睡一個好覺?!壩惺焙蠣Φ昧喜匏?,喝口水的時間都沒有?!崩習仔Φ??!疤房馱斯ぷ髟詼嗍說難壑鋅贍芑峋醯悶椒卜彼?,看起來也并沒有什么"高大上",但是"干一行、愛一行、鉆一行、精一行"并不是每個人都做得到,老白卻實實在在地做到了?!倍雜誒習椎娜粘9ぷ?,班組同事這樣評價。

幾年前的春運值班中,老白撿到十多萬現金并找到乘客的事情,至今被同事津津樂道。據知情同事回憶,當時老白在巡視站臺的時候,發現柱子邊上有一個背包,外表看著灰灰的不起眼,打開以后發現里面塞滿了錢,有港幣也有人民幣,粗略估算約有十多萬的金額。

老白當即打開袋子尋找旅客信息,從夾層里頭的錢夾子翻到旅客的身份證,并第一時間聯系上列車長立即廣播尋找這位“粗心”的旅客。很快,背包主人被找到。經過一番了解,包包的主人是一位年過五旬的香港人,急著過海關回家鄉省親,包里的錢是他從親朋好友處借來,給家里重病的老母親看病的錢。老人在站臺等候時抽了口煙,后來急著跟家里人打電話了解老母親的病情,不小心把背包遺忘在站臺上,開車后才發現背包不見了,焦急之際老白已經聯系好列車長。

夫妻站臺“相遇”靠運氣

1998年,老白和相識兩年的老婆喜結連理。老白的妻子是京九直通車客運員,同樣是從事多年工作的“鐵路人”。如果兩人在家,一般是先上班的人在家里備好早餐,或是先回家的人把飯備好熱在鍋里,有時候一連加班好幾天都無法見一面。

最近由于春運到來,鐵路系統的分工特殊和工作繁重,兩班倒改成十二個小時的小三班,上班節奏更加緊湊。而妻子則需要值乘北京至九龍京九直通車,還要值班臨客。兩個人見面的機會寥寥無幾。

“現在一個星期能見一次吧。她要先去北京再到香港,再從香港到北京,才能回來?!崩習姿盜餃私嶧?1年以來,在家一起過年不超過6次,直言“不知道過年是什么?!?/p>

“離別也是為了讓更多的家人團聚在一起?!彼淙輝縵耙暈?,但老白還是會想辦法見見妻子。原來,當京九直通車經過深圳站會稍微放緩速度,若是自己正在站臺就可能會和妻子“相遇”?!翱贍芪銥醇?,她看不見我,或者我看不見她,她能看見我?!繃餃嗽謖咎芊襝嚶鲆礎霸似?,“也是有看到過的時候,不多。兩個人都太忙?!?/p>

老白還有一個21歲的兒子,今年大四即將畢業,讀的鐵路相關專業,今年也加入春運的行列,在廣州東站支援春運。說起兒子未來的打算,老白坦承,很少跟兒子聊起這個事情,“不想再按照父輩的想法支配孩子未來的選擇?!?/p>